一天之後,就來聽 James Bay 唱人生

James Bay lyrics @FBN

喜歡任何事情都是要看緣份的,偶然在知名的購物網站看到一個蒼白且相當有藝術家氣息(且如果他演出幕光之城的吸血鬼聯盟我覺得還滿適合的)的男子,他叫做James Bay,他出席任何場合都會帶著圓筒禮帽,棕色頭髮及肩帶有微捲的曲線,看起來就是不修邊幅且讓人感覺高深莫測的流浪者。 繼續閱讀

《玩命關頭7》之肌肉與跑車之外的重點

《玩命關頭7》這個史上集結當代體脂肪最低的光頭演員的電影,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懂它的魅力在哪裡,打不死的反派角色、黃金比例的辣妹、大肌肉、很多的子彈跟武打、改裝跑車競速、噴血的大肌肉,我認為電影不過就是由這些畫面組織而成,但《玩命7》超越我的想像,除了那些驚險萬分設定巧妙的刺激畫面,這個集結車手跟打手完美組織就讓人回到一個人生中總會有的一個時期,你會想到你那些陪你一起度過某些難關的朋友,他們各有所長、各有機車的個性,大家都不完美(完美的人通常都太無聊),缺陷不少,但是卻破關斬將只因為他們無懼與團結,這種電影模式實在是超級霹靂無敵好哭的,所以我與好友阿魯就在緊緊擰著大腿肉時,猛猛的嗑了一包芝麻鱈魚香絲來放鬆神經,而痠痠的眼淚就湊趣的在眼尾不時串場。 繼續閱讀

關於Oasis,我其實比較喜歡Noel Gallagher

noel gallagher 2nd album@Forbinno

2009年在台北親眼看到了Oasis的表演,但是我大體上的記憶是音響效果不是很好,所以站在遠遠的我(我不是綠洲的鐵粉所以沒買搖滾區)只覺得那一首一首的樂曲熟悉,淌淚的感動倒也還好,但我非常印象深刻是頭子Noel Gallagher在尾聲唱"Don’t Look Back In Anger"好銷魂,然後我當下覺得Noel的歌喉比囂張的弟弟Liam的扁聲好很多,我雞皮疙瘩爬滿身,之後我就更去注意Noel的動態。

繼續閱讀

所有推銷員都是演員

salesman@FNO

「所有推銷員都是演員」這是最近來台的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所說的,他在他的書中《從0到1》裡頭討論到行銷的章節其實是告訴讀者或是各個產業的老闆說:「嘿!請尊重你公司裡那些微不足道的行銷跟業務人員!」甚至他還認為推銷員從某些情況來說勝過研發人員的重要性,因為很多時候要讓推銷這件事情搞得很輕鬆自然讓對方買單,是很不容易的事,甚至可以到藝術等級。 繼續閱讀

販賣著情色小說的文具小店

吃飽飯的晚上,決定到街上晃晃,這是自己居住了很久的地方,但因過去的生活經常移居不同城市,所以對於家鄉街道與店舖反而不熟悉。一月的冷空氣迷人,讓我幻想走在走到英國倫敦西敏橋上迎接大笨鐘的感覺,雖然眼前的街景其實是呼嘯而過的光陽機車,但是我也認為這是一種對比的美好。 繼續閱讀

聽音樂:《吳晟詩歌2:野餐》

沒有長期住在鄉間的人,應該很難體會《吳晟詩歌2:野餐》這張專輯的概念,這張由吳志寧譜曲,結合了吳晟的詩,充滿了新鮮直率的氣息,吳志寧歌聲低沉帶點沙啞的質樸感,編曲活潑多元,讓音樂更讓人覺得充滿土地的直接接卻有豐富氣息。

「我曾體驗過春天的霉味
每一片腐爛的花瓣都知道。
……在我生長的小村莊
輕輕地聽見自己的輓歌
每一株墳場的小草都知道」

我最喜歡專輯裡〈我生長的小村莊〉,歌詞帶出死亡的氣息,但因為有死亡就會有再生,這是大地間萬物的循環,也因為循環的存在,世界如此運作著,聽著這首歌,我恍然想起,自己常在上下班的途中經過片片稻田,但卻鮮少留意周遭環境的衰敗凋零或是新生的初芽,循環這件事是如此一如以往,卻又重要的默默改變眼前的風景。

田野、土地、村莊、水田,這些似乎被淘汰或被遺忘的名詞,卻因為它們的存在讓我們得以飲食生活。今年從都市回到鄉下生活,可以明顯地感受環境的巨大差異,鄉村久違的遼闊的空間感,其實是最令我感到活在鄉下最愉快的因素之一,也許有一天因為其他因素必須離開,我想還是會開始期待回到家鄉的感覺。

修改是趨近讓完美的一個過程

我認為創意工作,其實沒有存在絕對那麼創意或是神來一筆式,像謬思在腦袋上跳舞撒金粉,點子就這樣出來的情況,如果真的有,我比較相信那是潛意識或過往經驗的作祟。

這篇《書都賣不出去了,編輯你怎麼還能容忍它這麼醜?(科技橘報)》令我想起過去在出版工作期間,收到編輯寄過來的書封設計圖檔,每次都可以感受到高度的樂趣,我總像是期待開盤的賭徒,當然有時候開出來的盤示讓我感到哀傷萬分,感覺那位遠在某處的美術設計已經進入到與世隔絕的境界,所以設計出一個非常不適合書本的書封,那時候只會直覺式的吐出天啊兩個字,但那些被淘汰的書封總是令我難忘無比,還讓我建了一個匣子歸檔,用來回味無窮。

發展出好的創意,不論是設計、作業SOP、遊戲方式、逗趣的笑話,是經過不斷的調整,透過理性的思維去蕪存菁,或結合感性的歷史經驗去加肉添骨,似乎沒有絕對的對錯好壞,但是看了更多,就會發現什麼是值得淘汰或被改善的部分,而那些所有極致所留下的殘渣,像乾掉的油墨,還是有其參考的價值。

《星際效應》讓我噴淚了

地球上任何事物只要願意去了解,大部分的情況或知識都可以從未知變成已知,進而熟悉到了解,但是宇宙的一切就等於無限的未知,巨大無邊際的浩瀚讓地球人類所有事物顯得極度渺小,看著《星際效應》隨著電影主角在太空上所看見的光景、進入蟲洞、在異次元裡就像被扭曲的果凍體,充滿陌生與疏離,那種感受超越孤獨並讓人進入恐懼,坐在黑漆漆的電影院裡有幾度我很自然的哭泣了,不是因為感覺哀傷,更多是為了人物展現最基本的愛所感動,拯救地球的偉大任務或許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可以預見你所追尋的未來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