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一天之後,就來聽 James Bay 唱人生

James Bay lyrics @FBN

喜歡任何事情都是要看緣份的,偶然在知名的購物網站看到一個蒼白且相當有藝術家氣息(且如果他演出幕光之城的吸血鬼聯盟我覺得還滿適合的)的男子,他叫做James Bay,他出席任何場合都會帶著圓筒禮帽,棕色頭髮及肩帶有微捲的曲線,看起來就是不修邊幅且讓人感覺高深莫測的流浪者。 繼續閱讀

廣告

關於Oasis,我其實比較喜歡Noel Gallagher

noel gallagher 2nd album@Forbinno

2009年在台北親眼看到了Oasis的表演,但是我大體上的記憶是音響效果不是很好,所以站在遠遠的我(我不是綠洲的鐵粉所以沒買搖滾區)只覺得那一首一首的樂曲熟悉,淌淚的感動倒也還好,但我非常印象深刻是頭子Noel Gallagher在尾聲唱"Don’t Look Back In Anger"好銷魂,然後我當下覺得Noel的歌喉比囂張的弟弟Liam的扁聲好很多,我雞皮疙瘩爬滿身,之後我就更去注意Noel的動態。

繼續閱讀

聽音樂:《吳晟詩歌2:野餐》

沒有長期住在鄉間的人,應該很難體會《吳晟詩歌2:野餐》這張專輯的概念,這張由吳志寧譜曲,結合了吳晟的詩,充滿了新鮮直率的氣息,吳志寧歌聲低沉帶點沙啞的質樸感,編曲活潑多元,讓音樂更讓人覺得充滿土地的直接接卻有豐富氣息。

「我曾體驗過春天的霉味
每一片腐爛的花瓣都知道。
……在我生長的小村莊
輕輕地聽見自己的輓歌
每一株墳場的小草都知道」

我最喜歡專輯裡〈我生長的小村莊〉,歌詞帶出死亡的氣息,但因為有死亡就會有再生,這是大地間萬物的循環,也因為循環的存在,世界如此運作著,聽著這首歌,我恍然想起,自己常在上下班的途中經過片片稻田,但卻鮮少留意周遭環境的衰敗凋零或是新生的初芽,循環這件事是如此一如以往,卻又重要的默默改變眼前的風景。

田野、土地、村莊、水田,這些似乎被淘汰或被遺忘的名詞,卻因為它們的存在讓我們得以飲食生活。今年從都市回到鄉下生活,可以明顯地感受環境的巨大差異,鄉村久違的遼闊的空間感,其實是最令我感到活在鄉下最愉快的因素之一,也許有一天因為其他因素必須離開,我想還是會開始期待回到家鄉的感覺。

米先生流浪回來了

戴米恩(Damien Rice)是一個消失已久浪跡天涯的苦情歌男。記得2005到2010年間,部落格還很流行的時間,米先生過去紅翻天的專輯《O》跟《9》,隨便上網逛著部落格,就會看到許多半夜不睡覺假扮文青的偽文青在網誌分享米先生的歌,我也因此跟風聽起米歌、買了米碟,雖然稱不上大粉絲,但我把每首米歌都反覆聽過好幾遍,米歌系列非常適合作為悲慘劇情的襯底音樂,他的歌不太適合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聽了心情會更加沮喪像便秘。

距離上一張專輯《9》(2006)發行的時間至今已經過了將近八年,今天像是有一股聲音般的讓我想起了米先生,於是搜尋資料就發現米先生居然在11月初要發行新專輯叫做《My Favourite Faded Fantasy》,主打歌<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是一首非常不同於過去作品的歌,旋律線明朗許多,歌詞在我片面膚淺的解讀來說是一首癡情奉獻式的情歌,但卻沒有以往的悲傷,MV中米先生從水中一次又一次飛出來的倒轉鏡頭,非常的有娛樂效果,中間還有一段米先生不斷折曲肢體的畫面,像中邪的機械舞,但是我卻又覺得很可愛又挺厲害的。查了一些網路資料,米先生的確在完成《9》這張專輯後,花了幾年時間進行自我放逐,雖然我無法從片段式的資料知道他在這八年之內做了哪些心境的調整,但是我絕對相信作品會反映一個人的心境,苦情歌男沒有那麼苦了,小小粉絲的我也默默地為米先生開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