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吳晟詩歌2:野餐》

沒有長期住在鄉間的人,應該很難體會《吳晟詩歌2:野餐》這張專輯的概念,這張由吳志寧譜曲,結合了吳晟的詩,充滿了新鮮直率的氣息,吳志寧歌聲低沉帶點沙啞的質樸感,編曲活潑多元,讓音樂更讓人覺得充滿土地的直接接卻有豐富氣息。

「我曾體驗過春天的霉味
每一片腐爛的花瓣都知道。
……在我生長的小村莊
輕輕地聽見自己的輓歌
每一株墳場的小草都知道」

我最喜歡專輯裡〈我生長的小村莊〉,歌詞帶出死亡的氣息,但因為有死亡就會有再生,這是大地間萬物的循環,也因為循環的存在,世界如此運作著,聽著這首歌,我恍然想起,自己常在上下班的途中經過片片稻田,但卻鮮少留意周遭環境的衰敗凋零或是新生的初芽,循環這件事是如此一如以往,卻又重要的默默改變眼前的風景。

田野、土地、村莊、水田,這些似乎被淘汰或被遺忘的名詞,卻因為它們的存在讓我們得以飲食生活。今年從都市回到鄉下生活,可以明顯地感受環境的巨大差異,鄉村久違的遼闊的空間感,其實是最令我感到活在鄉下最愉快的因素之一,也許有一天因為其他因素必須離開,我想還是會開始期待回到家鄉的感覺。

廣告

修改是趨近讓完美的一個過程

我認為創意工作,其實沒有存在絕對那麼創意或是神來一筆式,像謬思在腦袋上跳舞撒金粉,點子就這樣出來的情況,如果真的有,我比較相信那是潛意識或過往經驗的作祟。

這篇《書都賣不出去了,編輯你怎麼還能容忍它這麼醜?(科技橘報)》令我想起過去在出版工作期間,收到編輯寄過來的書封設計圖檔,每次都可以感受到高度的樂趣,我總像是期待開盤的賭徒,當然有時候開出來的盤示讓我感到哀傷萬分,感覺那位遠在某處的美術設計已經進入到與世隔絕的境界,所以設計出一個非常不適合書本的書封,那時候只會直覺式的吐出天啊兩個字,但那些被淘汰的書封總是令我難忘無比,還讓我建了一個匣子歸檔,用來回味無窮。

發展出好的創意,不論是設計、作業SOP、遊戲方式、逗趣的笑話,是經過不斷的調整,透過理性的思維去蕪存菁,或結合感性的歷史經驗去加肉添骨,似乎沒有絕對的對錯好壞,但是看了更多,就會發現什麼是值得淘汰或被改善的部分,而那些所有極致所留下的殘渣,像乾掉的油墨,還是有其參考的價值。

《星際效應》讓我噴淚了

地球上任何事物只要願意去了解,大部分的情況或知識都可以從未知變成已知,進而熟悉到了解,但是宇宙的一切就等於無限的未知,巨大無邊際的浩瀚讓地球人類所有事物顯得極度渺小,看著《星際效應》隨著電影主角在太空上所看見的光景、進入蟲洞、在異次元裡就像被扭曲的果凍體,充滿陌生與疏離,那種感受超越孤獨並讓人進入恐懼,坐在黑漆漆的電影院裡有幾度我很自然的哭泣了,不是因為感覺哀傷,更多是為了人物展現最基本的愛所感動,拯救地球的偉大任務或許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可以預見你所追尋的未來面貌。

方箱男子的神奇風箏

忽然出現前胸揹著一個方型箱子的男人,站在草地的遠方,男子從方箱中拉出一面一面接續的菱形風箏,躺在草皮上形成長長一列的隊伍,地面已躺著超過二十面風箏。揹箱子的男人的另一端,站了一個夥伴控制著風箏隊伍的位置,夥伴見著風箏隊伍已經擺列出差不多的長度,抓起了風箏頭,用力往上一拋,瞬間整串風箏開始隨著風浪,拉起角度在天空飛揚。

方箱男子獨立操縱起了整串風箏,草地上的人們都仰頭看得目瞪口呆,風箏在天空中微微地扭扭擺擺,有時候氣流紊亂或是風力變緩,整串風箏會螺旋式往地面方向轉起一圈,整體便往地面方向下降了一些角度,四面八方的人們便隨之驚呼起來,方箱男子面無表情的操弄起風箏線,整串風箏又會恢復原本的高度,當他一邊操縱的同時,且一邊慢慢放出方箱裡的風箏,整串風箏顯得更長,線條角度也越來越高,整串風箏在天空顯得相當渺小。

頑皮的孩子靠近方箱男子,當方箱男子一拉出新的一面風箏,孩子便跳起身去抓動風箏線,整串風箏便因為外力扭曲了起來,男子都沒有生氣,只是移開腳步,慢慢離開好動的孩子,氣定神閒的操縱風箏,他眼神的專注,更彰顯出同一個空間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與他毫無關係了,而就像飄在最遠端,距離天空最接近的那面風箏一樣,最高的角度,離地面最遠的距離,即使那是短暫的片刻,卻是最值得被追求的興奮與美好。

米先生流浪回來了

戴米恩(Damien Rice)是一個消失已久浪跡天涯的苦情歌男。記得2005到2010年間,部落格還很流行的時間,米先生過去紅翻天的專輯《O》跟《9》,隨便上網逛著部落格,就會看到許多半夜不睡覺假扮文青的偽文青在網誌分享米先生的歌,我也因此跟風聽起米歌、買了米碟,雖然稱不上大粉絲,但我把每首米歌都反覆聽過好幾遍,米歌系列非常適合作為悲慘劇情的襯底音樂,他的歌不太適合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聽了心情會更加沮喪像便秘。

距離上一張專輯《9》(2006)發行的時間至今已經過了將近八年,今天像是有一股聲音般的讓我想起了米先生,於是搜尋資料就發現米先生居然在11月初要發行新專輯叫做《My Favourite Faded Fantasy》,主打歌<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是一首非常不同於過去作品的歌,旋律線明朗許多,歌詞在我片面膚淺的解讀來說是一首癡情奉獻式的情歌,但卻沒有以往的悲傷,MV中米先生從水中一次又一次飛出來的倒轉鏡頭,非常的有娛樂效果,中間還有一段米先生不斷折曲肢體的畫面,像中邪的機械舞,但是我卻又覺得很可愛又挺厲害的。查了一些網路資料,米先生的確在完成《9》這張專輯後,花了幾年時間進行自我放逐,雖然我無法從片段式的資料知道他在這八年之內做了哪些心境的調整,但是我絕對相信作品會反映一個人的心境,苦情歌男沒有那麼苦了,小小粉絲的我也默默地為米先生開心了起來。

【短打篇】玻璃杯的魔力

BxUMgKsCcAEMHob此款玻璃杯多半出現在台菜餐廳或99熱炒的場合,一杯的容量略顯單薄,咕嚕一口下肚,另人會想再催酒促飲,於是形成「來來來!齁搭啦」的台式敬酒文化,有些人愛在黃湯下肚抓著小酒杯互相敬酒或比較杯中物的多寡,液體在搖搖晃晃的杯中擺動起舞的模樣,是在為熱鬧的狀態喝采,當玻璃杯內裝載冰塊時,碰撞的清脆聲顯得迷人悅耳,也讓遊走在失控情緒醞釀的場面之中,這個撞擊聲成為最優雅的配樂插曲。